个贷网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动态>>行业动态

个贷中心-4月份信贷延续均衡投放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进一步提升

来源: | 发布时间:2024年05月13日 | 浏览次数:62



中国人民银行(下称“央行”)发布的2024年4月份金融统计数据和社会融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19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2.73万亿元。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301.19万亿元,同比增长7.2%。


  具体到4月份来看,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7300亿元,同比增加112亿元;新增社融-1987亿元,同比少增1.42万亿元。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4月份信贷延续均衡投放,为下半年发力留有空间。社融同比增速下滑,主要缘于债券融资较弱。考虑到土地出让金下滑、专项债发行进度偏慢、地方财力有限等因素,后续政府债融资将有所加快,预计对社融也将有明显提振。


  4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7300亿元


  根据央行数据,今年前4个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19万亿元。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247.78万亿元,同比增长9.6%。从4月份来看,新增人民币贷款7300亿元,同比增加112亿元。


  分部门看,4月份,住户贷款减少5166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3518亿元,中长期贷款减少1666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8600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410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100亿元,票据融资增加8381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2607亿元。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9.6%,保持在相对高位,信贷投放更为均衡。4月份为传统信贷小月,但在去年同期低基数以及稳定信贷节奏的导向下,今年4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实现同比多增。今年前4个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19万亿元,同比减少1.13万亿元,当前信贷均衡投放效果初步显现,为年内贷款增长留有后劲,也更有效匹配实体经济主体的用款需求。


  “虽然信贷同比增速较此前有所下滑,但符合目前监管引导贷款合理增长、均衡投放,增强贷款增长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目标。”明明表示,从贷款内部结构而言,企业和居民加杠杆意愿依然偏弱,反映目前信贷整体结构有待改善,实体融资需求仍待提振。


  此外,根据央行数据,初步统计,2024年前4个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2.7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3.04万亿元;2024年4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89.93万亿元,同比增长8.3%。从4月份来看,当月新增社融-1987亿元,同比少增1.42万亿元。


  温彬分析,4月份新增社融-1987亿元,社融增速回落至8.3%,政府债、企业债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为主要拖累因素。4月份,政府债净融资额-984亿元,同比减少5532亿元,国债、地方债发行进程仍相对滞后。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4月份社融数据不及上年同期,除因投向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同比少增1125亿元外,该指标同比变化与各项贷款的差异主要来自当月非银贷款同比多增。此外,还受到政府债券融资、企业债券融资、表外票据融资和股票融资等分项拖累。


  根据央行数据,4月份M2和狭义货币(M1)同比增速均较上月有所回落。4月末,M2余额301.19万亿元,同比增长7.2%;M1余额66.01万亿元,同比下降1.4%——增速分别较上月末低1.1个、2.5个百分点。此外,流通中货币(M0)余额11.73万亿元,同比增长10.8%。今年前4个月净投放现金3866亿元。


  “4月末,M2余额同比增长7.2%,增速有所放缓,但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质效进一步提升。”温彬表示,货币供应量增速放缓受到多重因素综合影响,一是年初以来债市走牛提振理财等资管产品收益率,银行存款向理财等分流;二是监管部门加大对资金空转套利、银行手工补息等行为的规范,挤出部分虚增的存贷款水分;三是优化金融业增加值核算,个别地方政府通过扩张存贷款提高金融增加值的动力明显减弱。


  “货币供应量增速明显下滑的主要原因是,4月份以来,在季节性因素以及手工补息受到严格监管的背景下,许多存款资金转移至银行理财等资管产品。”明明说,货币供应量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监管对于部分不合规的存款产品“挤水分”,这也和目前财富管理方式更加多元化有关,不能片面解读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下降,对于存款的监管反而有助于资金活化,有助于金融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降准降息仍存一定空间


  央行日前发布的《2024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专栏文章《信贷增长与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系》提到,“目前,我国信贷总量已从过去两位数以上的较高增速放缓至个位数,但这不意味着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减弱”。同时,该文章指出,“当信贷存量规模比较大时,继续增加信贷投放的边际效果递减”。


  王青认为,这反映出政策层面已经淡化了对信贷总量增长的要求。当前政策面的重点是盘活存量贷款,加大对重大战略、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做好“五篇大文章”。因此,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可适度淡化对信贷、社融总量的关注,重点观察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资源对重点领域有效需求的满足程度,其中包括制造业中长期贷款、普惠小微企业贷款、绿色贷款等的增速,这也是今年货币政策“精准有效”的具体体现。


  在温彬看来,下一阶段,积极的财政政策将适度加力,1万亿元超长期特别国债和地方债加快发行,有望对社融增速形成有效支撑;稳健的货币政策精准有效,降准降息仍存一定空间,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聚焦重点、合理适度、有进有退,“五篇大文章”领域和合理消费融资需求将得到更有针对性的满足。


  “当前货币存量已经不低,在引导信贷合理增长、均衡投放之外,着力盘活存量金融资源,避免资金沉淀空转,提升信贷资源产出效率,以及促进直接融资加快发展,引导融资结构与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更加适配,也是下一步工作重点,进而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有效提升,满足经济高质量发展需求。”


贷款申请